當今需要提倡一種什麼樣的哲學?
   一個人或一個群體(包括不同時代的人或群體)抱著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世界或世事,或者說,一個人或一個群體有什麼樣的境界,他或他們就有什麼樣的哲學。對世事抱悲觀態度的人有悲觀主義的哲學,持樂觀態度的人就有樂觀主義的哲學,如此類推,就有唯物主義的哲學和唯心主義的哲學,有人類中心論的哲學和民胞物與的哲學,有經驗主義與理性主義的哲學,有功利主義與道德義務論的哲學,等等。
   人生態度或境界不是獨立自在、隨意產生的,任何一種人生態度或境界都有它之所以產生的現實依據、經濟基礎、社會環境、時代背景、民族性格、歷史文化傳統。就一個人來說,甚至與他的稟性、出身等都有或多或少的聯繫。以講人生態度或境界為基本內容的哲學當然也與以上種種複雜因素有密切聯繫,如英國的經驗主義就有它自己的認識論方面的依據,還以英國獨特的思想文化方面的傳統為背景。一個人有某種哲學,除了許多深刻的原因,還與他個人的性格有某種聯繫。
   我們今天亟鬚髮展科學,需要經世致用或者說實用(但不是實用主義)的哲學觀點。但現在一些人過分熱衷於功利追求,對自然採取人類中心主義態度,對人則以自我為中心,破壞人與人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針對這些情況,我主張在重視實用的同時,更多地提倡詩意境界和民胞物與精神及其理論基礎“萬物一體”的哲學。人與天地萬物一氣相通、融為一體,因此,人對他人、他物應有同類感,應以仁民愛物的態度和赤誠之心相待。這是一種真善美相統一的境界,也是一種人與萬物一體的哲學。
   以提高人生境界為目標的哲學決非拋棄普遍概念和普遍規律,決非拋棄知識,而是在它們的基礎上提高我們的人生境界。一個不識不知的人,既不懂自然科學的普遍規律,也沒有社會歷史方面的知識,如何能提高自己的人生境界呢?當今世界正處於普遍性、必然性知識日新月異、迅猛擴展的時代,我們該以什麼樣的哲學和人生態度來面對世界呢?我們的哲學和人生態度該如何不斷更新以適應不斷變化的世界並指導我們的行動呢?哲學比科學有更多更高的任務,它既要有廣泛的科學知識而不只是某一具體科學領域內的知識,又要超越科學知識,超越科學的普遍性、必然性。
   以提高人生境界為目標的哲學,主張人們廣泛涉獵各種知識,自然方面的、社會歷史方面的、文學藝術方面的,古代的、當今的,中國的、外國的,越廣越好。知識越廣,哲學的內容就越深入越寬闊,儘管哲學本身不是知識體系。哲學所講的最大最高普遍性問題是滲透到各種具體現象和具體知識領域中的。所以,哲學要使自己現實化,就不能停留於一般講哲學本身,要具體講各門現象和知識的哲學,如經濟的哲學、政治的哲學、科學的哲學、審美的哲學等等。那種一聽講提高境界之學就以為是“絕聖棄智”“心齋”“坐忘”的想法,和我所講的哲學境界毫不相干。羅素也說過,哲學不是像具體科學那樣講“確切的知識”,但認為哲學家可以對任何東西一無所知的看法是“相當錯誤的”。當代德國哲學家哈貝馬斯在分析批評美國當代哲學家羅蒂的“陶冶哲學”時指出,“哲學儘管被歸結為‘陶冶的對話’,但它決不能外於科學而找到自己的適當位置”。
   我對於哲學目標的這一界定,意在把中國傳統哲學人與萬物一體的思想、西方現當代關於人與世界整合為一的思想同西方近代的主客關係思想結合起來。這種境界不是拋棄主客關係,而是需要和包括主客關係卻又超越之;這種境界不是不需要知識和規律性、必然性,不是“棄智”,而是需要廣泛的知識和規律性、必然性而又超越知識、超越必然性;不是不要功利追求,而是既講功利追求又超越功利追求。總之,這種境界不是單純精神上的安寧或精神享受,而是對人世間一切現實活動的高遠態度。
   人生在世,總想投身社會、實現自我,但這一過程是一個充滿矛盾鬥爭和痛苦的過程。我所主張的哲學是一種教人經得起痛苦和磨練的人生態度之學。現在,大家都在談論提高人的素質,其實素質也就是境界,就是人生態度。提高人的素質,就是要提高人的精神境界。
   (作者為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 人民日報 》( 2015年01月08日 07 版)  (原標題:人民日報大家手筆:當今需提倡的人生境界和哲學)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裝修

rk64rkzt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