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今天發佈全國首張省級政府權力清單
  政府哪些該管,哪些不該管,老百姓一目瞭然
  這張權力清單 瘦身幅度驚人
  1.23萬項行政權力減到4236項,精簡幅度超過6成
  □本報記者 魏皓奮
  如何將權力關入透明的制度之籠?如何明確地告訴老百姓,政府在管什麼,做什麼,什麼樣的事情要找什麼樣的部門?
  昨天上午,在浙江省人民政府新聞辦舉辦“推行行政權力清單制度工作”新聞發佈會上,省編委辦主任鞠建林說,我省已對57個省級部門的1.23萬項行政權力進行了全面梳理,最終保留了42個部門4236項行政權力,精簡幅度超過6成。今後,政府部門不得在清單之外行使行政權力。
  今天,這份權力清單將在浙江政務服務網和“浙江發佈”上正式公佈,這也是全國首個對“權力清單”進行公示的省份。
  摸清了行政權力的家底
  省級57個部門職權事項1.23萬項
  以往我們對部門職責的管理總體比較原則,審批制度改革針對的只是行政許可、非行政許可兩項權力,應該說只是部門權力中的一部分。
  要把轉變政府職能落到實處,必須對政府的每一項權力進行界定,哪些該由政府管,哪些不該由政府管。
  把原來表述比較原則的職責進行細化,一項一項仔細梳理,逐條逐項分類登記,不留死角。
  經過清理,省級57個部門(單位)里出來的職權事項共1.23萬項,這些事項包括了與行政相對人不直接發生關係的政府宏觀管理和內部管理事項。
  可以說,這是一次部門權力的大起底,把所有的“家底”兜出來看了,搞清了行政權力的底數,也為減政放權鎖定了基數,防止今後部門在權力清單之外再冒出行政權力。
  42個部門所列4236項行政權力
  政府部門不得在清單之外行使行政權力
  今天即將公佈的權力清單,主要是對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權利義務產生直接影響的具體行政行為。公佈清單上所列的42個部門4236項行政權力,就是這次職權清理以後省政府部門保留的行政權力。今後,政府部門不得在清單之外行使行政權力。
  這份清單與部門第一次上報的清單相比,是一份“瘦身”的清單,政府職能歸位的“清單”。
  凡是對直接面向基層、量大面廣、由基層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經濟社會管理事項,儘量下放基層管理。對行政處罰事項,則重點推進屬地管理。經過清理,省級部門保留行政處罰事項271項,其餘的2078項處罰事項原則上實行屬地管理。
  規範行政權力運行
  讓百姓知道所辦的事需經哪些環節
  這次向社會公佈行政權力清單中所列的行政行為,省政府要求各個部門都要編製相應的額外補運行流程圖,併在網上公開,讓老百姓知道他們所要辦理事項需要經過哪些環節,需要哪些材料,誰負責辦這個事,聯繫電話多少。這種公開既方便群眾辦事,又是對政府部門的一種監督。
  目前,多數權力事項的流程圖已編製完成,少數事項因在清理中有調整,需要根據最後公佈的情況把流程圖補齊後,統一公佈。
  同時,省政府還要求各部門建立健全事中事後監管制度,特別是對這次改革中取消審批事項,要採取相應的措施,加強事中事後監管,防止一放了之。
  經過職責梳理、調整、界定等路徑,同步開展了政府部門編製工作,共梳理38個部門790條主要職責,劃清部門權力邊界,明確部門職責,減少老百姓投訴無門現象的發生。
  省市縣三級部門權力清單
  10月份全面公佈
  我省率先推行權力清單制度,並以此為切入口,全面推進政府自身改革,總的出發點是進一步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關係,率先釋放政府自身改革的紅利,是用政府權力的“減法”換取市場與民間活力的“加法”,再創浙江體制機制新優勢,為浙江經濟跨越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本月上旬,李強省長說,推行權力清單制度,要堅持“五步”連走:清權,梳理政府部門及職責,確權,編製權力目錄和運行流程圖;配權,對現有權力進行調整、優化權力流程;曬權,公開權力清單和流程;制權,建立健全事中事後監管。目前,浙江省級部門在深化第三步邁向第四步,富陽走完前四步,其它市縣在進行第二步。
  推行權力清單制度,既是浙江“三張清單一張網”政府自身改革的重要內容,也是轉變政府的突破口。改革的推進,為浙江省各級政府機構改革、職能優化、精簡機構編製提供了重要依據。
  據介紹,當前,市縣權力清單工作也在抓緊進行。根據這項工作統一部署,將於10月份向社會公佈。屆時,我省省市縣三級政府部門的行政權力清單都將向社會公佈。
  樣本一
  三單一圖一改一整套制度
  浙江“權力清單”的富陽樣本
  經過近半年的努力和探索,富陽市用“三單一圖一改一整套制度”,為全省縣一級政府推行權力清單制度提供了樣本,形成了省級標準。
  昨天,在新聞發佈會上,富陽市委副書記、市長黃海峰介紹了一張權力清單、一張職責清單、一張負面清單,一張權力運行圖,一系列審批改革,以及一整套制度保障。
  一張權力清單。今年3月7日,富陽率先在“中國富陽”政府網站上曬出了全國首份縣域行政權力清單,廣泛征求社會意見。截至昨天,權力清單上富陽原始行政權力從2008年的7800多項削減到4825項,常用行政權力從2500多項削減到1474項。
  一張職責清單。在權力清單的基礎上,富陽同步開展了政府部門職責清單編製,共梳理出38個部門的790條對外職責、30項部門職責邊界、70項部門重大公共服務活動。同時將內容相對完整的職責清單,通過網絡徵詢社會各方意見。
  一張負面清單。以3家企業為試點,制定了“1+211”為分類體系的企業投資“負面清單”。按照國家和地方相關產業政策規定,“負面清單”共分為19個行業、24個大類、76個中類、211個小類,明確了企業禁止進入的行業和領域。
  一張權力運行圖。富陽研究確定了各項行政權力的運行程序、辦理期限和責任機構,編製了一張過程可檢查、結果可監督、責任可追溯的權力運行圖。
  一系列審批改革。深化以行政審批效能指數考核、並聯審批、中介納管等為內容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也進展明顯。
  一整套制度保障。制定權力清單動態調整和監管制度、風險防控機制、責任追究制度以及工業投資項目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等一些列配套制度,也在不斷完善和規範化和常態化運行當中。
  通過試點工作,最終形成一個縣市一級政府行政權力清單,一個可檢查、可追溯、可監督的權力運行體系,一個分工合理、責任清晰、運轉高效的政府治理結構。實現改革的4個目標:
  權力邊界更加清晰。通過試點,進一步劃清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的關係,明確行政權力邊界;
  審批服務更加效能。切實解決審批環節複雜、審批時間過長、審批成本過高等問題,實現審批事項最少、辦事效率最高、投資環境最優的目標;
  權力運行更加透明。行政權力從依據到程序,從啟動、流轉到結果,全方位、無死角地暴露在陽光下,接受群眾的監督和審視;
  市場監管更加有力。在清權、簡權、放權的同時,進一步強化關鍵領域、關鍵行業、關鍵環節的市場監管,做到有報必查、查實必罰。
  樣本二
  破除審批制度改革難點
  紹興柯橋先行先試
  項目審批,以前說到這4個字,紹興老闆李傳海就要搖頭了:“一環扣一環,一個程序走完才能走下一個,那麼多政府部門和中介機構,辦一個項目審批,沒有一年根本辦不下來。”
  李傳海把辦審批手續比喻成“一條麻繩”,每次都要“過五關斬六將”,才能攻剋一個個“關卡”。他說,有時候,想蓋個章怎麼就那麼難?
  如今,紹興柯橋企業投資項目審批制度改革已走在全國前列,併成為浙江省企業投資項目審批最高效的地區。
  紹興柯橋啟動了企業投資項目高效審批省級試點,打造了高效審批“100天流程圖”,也就是說,原來要一年才能辦下來的項目審批,現在100天內一定會全部完成。時間從土地徵轉用開始算起,一直到項目開工建設為止,共有42個環節。其中,部門審批33個工作日,中介服務66個自然日。
  每個企業主恐怕都有過這樣的感觸:辦項目審批,大部分時間都在跟中介打交道。
  中介服務是企業審批意見最多的地方,也是整個高效審批工作“最難啃的骨頭”。以往企業主們的意見主要集中在時間長、收費高、服務差三個方面,而改革的難點就在於“壟斷”。
  在柯橋區公共服務中心三樓,開了一家特殊的“超市”,“賣”的就是在企業審批中不可或缺的中介服務。中介機構採取窗口和掛牌兩種方式入駐,目前,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12類107家中介服務機構入駐柯橋“中介超市”。這下,原來的壟斷局面被徹底打破了。
  在“超市”里的中介機構,實行服務時限、收費標準和服務標準“三個統一”,備案管理、考核評定、清退淘汰“三大機制”,如果100天內不完成所有審批流程,將立即啟動追責機制。這樣一來,不僅能對中介實行統一監管,還能為企業節省約20%的費用。
  浙江省政府於去年6月對柯橋開展全省企業投資項目高效審批試點作出批覆,下放13項省級權限審批事項;同時紹興市也相應下放了12項審批權限,涉及項目審批的主要權限全部下放到位。
  以前柯橋的企業要辦一項審批,往往要跑到杭州等地,而現在,在家門口就可以辦理了。
  (原標題:浙江今天發佈全國首張省級政府權力清單)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裝修

rk64rkzt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